尊龙人生就是博来就送38
联系电话
新闻中心 News center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  • 电 话:
  • 手 机:
  • 联 系人:
  • 邮 编:
  • 地 址:
【博君一肖】小段人生(短篇集现实向不定期更新)
发布时间:2021-08-13 06:44

  我写文随性,有梗就写,无梗就停,所以《小段人生》这个短篇集属于不定期更新。

  肖战本人对生活质量有自己的标准,不大的公寓房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,装潢偏欧式现代风,是当下最流行的风格。

  公寓的中央空调永远被设置在最适宜的温度,肖战冲完凉,一边擦着湿润的头发,一边不紧不慢地从浴室里走出。他将毛巾搁在自己的肩头,从书房的迷你冰箱取出冰镇的啤酒罐,单手扯开拉环,仰头猛喝,被口中瞬间炸裂开的气泡爽到轻皱眉头,正当他准备再喝一口时,耳畔传来母亲的叫唤。

  肖战提着没喝完的啤酒罐,慢吞吞地出现在餐厅里,满桌可口的饭菜,都是他喜欢的。他眼眶一热,安静地坐在餐桌的一边,刚坐稳,坚果便跃到他的大腿上,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趴下,眨巴着自己的眼睛,与他大眼瞪小眼。他伸手为它顺毛,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,不停地往嘴里塞好吃的。

  除夕,他为了准备新歌单曲和舞台,不得不留在上海,经纪人和助理本想陪着他,结果都被他统统赶回家,让他们好好过年。父母听闻他由于工作繁忙,无法回家过年,再多的责备都变成了心疼,不舍让他独自一人在外过年,两位过半百的老人家坐着飞机连夜赶来他的住处陪他过年。

  说不感动肯定是假的。肖战自认不是一个感情容易外露的人,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摸爬滚打久了,再多的心事和负面情绪都会放在心里,由时间慢慢发酵。

  三十岁的他已经习惯享受孤独,他从小就不是一个感性的人,什么一见钟情,什么山盟海誓向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  他谈过几次恋爱,最让他刻骨铭心的恐怕依旧是他的初恋,对象绝对称不上漂亮,但是一个看起来很舒服的女孩。他们当时相处得很甜蜜,这段感情一直维持到毕业才分道扬镳,女孩出国留学深造,他留在国内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。

  异地恋大部分的结局都是不了了之,草草收场,连一句分手都没有的结束,他们亦然。

  女孩今年四月在纽约结婚,与一位金发碧眼,事业有成的男性,时隔七年,女孩的微信信息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锁屏上,只让他感受到一丝没由得来的惆怅。

  女孩始终是那个女孩,轻快的语气,活泼的表情,仿佛一切都没有变。可惜,时间荏苒,变化万千。肖战恍惚一阵,这才放下汤勺,回复道:

  趴在他大腿上的坚果仰着头,打了个哈欠,伸了伸懒腰,还没等肖战伸手撸毛,它便跳到地上,又一跃跳到了猫爬架的顶端,寻到了一件讨喜的玩具,开始自娱自乐。

  肖战无奈地摇了摇头,吃完饭主动收拾饭桌残局,陪着爸妈在客厅看了一会儿春晚,便又回到了书房。书房里有大片的落地窗,窗外是灯光璀璨的陆家嘴,隐约还能听见烟花轰鸣。落地窗旁放置着画板,他如今的绘画水平自然无法和巅峰时期的他相提并论,只是闲暇之余当作陶冶情操,这散落一地的画纸均为素描,他一张张捡起,把画纸归在一起,一张张练起来看,翻到其中一张,他顿住自己的手。

  他不经弹了弹这张画纸,小恶魔又再次涌上心头,把画纸重新摆上画板,擦去了部分,又添上了几笔,画完他笑得弯腰捶板,转手拍照发给了当事人。

  肖战摇头晃脑,丝毫没有半点愧疚,立马回复:你啥时候对我善良点,我就对你善良点。礼尚往来,对吧?

  等了半天,都没等到他的回复,肖战轻哼一声,把手机丢到沙发上,随便选了一部豆瓣高分电影投影在墙上,把方才未喝完的啤酒从迷你冰箱里再次取出,慵懒地半躺在柔软的地毯上,敲着二郎腿,不知不觉便困倒在地毯上。

  肖战是被手机的震动声惊醒的,他迷糊地拿起手机,放在耳边,有气无力地回应:“哪位?”

  肖战睡眼朦胧,大脑处在重启的状态下,只觉这声音十分耳熟,瞄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,王一博三个大字显示清晰地显示在屏幕上。他愣了半晌,猛然坐起,“你说啥?你在哪儿?”

  肖战打开公寓门,由于突如其来的寒气,他伸手将半张脸埋在高领毛衣的领子里,露出那双漂亮的眼眸,又把手插在大衣口袋里,头上戴着一顶羊绒帽。三十岁的人了,依旧如此少年气,实在引人感叹上帝造人不公。

  “王老师,你放过我吧。我这把年纪自然没有王老师精力充沛,老了,经不起舟车劳顿。你算算时间,我如果今天回去了,明天下午又要回来彩排,还不如老实呆在这儿呢……”肖战瘪了瘪嘴,像是想到了什么,他戛然而止,疑惑地看向王一博,“王老师,你来上海该不会是以为我一个人过年吧,所以来陪我的吧?等等,你怎么知道我在上海的?”

  王一博翻了个白眼,“你下午发了条朋友圈,说自己由于行程没法回重庆,祝所有人新年快乐,你失忆了?”

  肖战自然是清楚王一博对他的感情——这种早已超出普通朋友范畴的情感。他不是傻子,无需王一博亲口告知,他便能从他的言行举止和一颦一笑中感受到。王一博向来是一个直接的人,说得好听点叫敢爱敢恨,说得难听点,叫傻。他这样的性格无论摆在娱乐圈里,还是放在社会上都是难得的,只是他的直接很有容易会招来不必要的误会。

  肖战偶尔很羡慕他的这份直接,这样的人活得会相对轻松一点。只可惜,他这辈子都学不来王一博身上的洒脱和直接,毕竟他的年龄、性子和阅历摆着,他就只能是如此,理智清醒。所以,在拍摄陈情令期间,又或许是更早的时候,他便心知王一博对他的特殊。

  从头到尾,他都没有正面回应过这段感情,甚至他偶尔还会打断王一博的一时兴起。

  当时的王一博还是位少年,或者说,在他眼里,王一博永远都是少年。六岁的年龄差,九十代初和九十代末,正因为是少年,所以肖战只当他的感情是转瞬即逝的存在,毕竟他见过太多类似的眼神了。

  凌晨,已经到了大年初一,人烟稀少,过往车辆寥寥无几,他们放心大胆地走在外滩的人行街道上,王一博见肖战正低头翻阅着手机,有些不爽,“肖老师,看什么这么认真?”

  “我在看附近还开着的店。”肖战点进一家餐馆,看了看网友的点评,“这家不错,四点半关门。老王,陪我去吃夜宵吧。”

  肖战的运气向来好得逆天,七拐八拐,还真找到网页上的餐馆,正在营业中。店面陈旧,挂在粗糙墙壁上的老电视机正播放着春晚,唯有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招待。网页上说:这家店的金字招牌是牛筋面,汤头地道鲜美,牛筋滑嫩多汁,面条筋道爽口。

  肖战点了一份中辣口味的牛筋面,又点了不少小吃。开放式厨房,老人亲手擀面熬汤,把两碗热腾的面端到他们的面前。肖战把粗糙的一次性筷子掰开,汤头上面浇了一层油泼辣子,红灿灿的油浮在汤上,辣味香气直冲鼻子。王一博早已领略过肖战餐桌上的无辣不欢,见他喝了口汤尝鲜,轻轻地呼出一口气,双眸亮晶晶的,看来是很合他口味。

  王一博没什么食欲,吃了几口面便放下碗筷,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人,他把头沉在一片白色的雾气中,吃得口齿留香。他单手托腮,只觉得看着肖战吃饭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。

  他吸了吸鼻子,抬眼便见王一博递给他的纸巾,他也没客气,抹着一嘴的油,见他的碗里还剩不少,索性直接把碗挪到自己的面前,“我替你吃。”

  肖战自然把这句话当作耳旁风,懒得理眼前这个自律过头的人,自顾自地吃得开心,王一博轻叹一声,为他添上凉水摆在他的手边,生怕他吃急了噎住。

  啤酒的泡沫顺着开口涌了出来,王一博吸走泡沫,瞄了他一眼,“我有拒绝的余地吗?”

  心照不宣的沉默着,他们的关系不近不远,说得再俗点就是友情之上,恋人未满,两个大男人维持着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已经快三年了,谁都没有捅开这层纸去戳穿对方真正的意图。

  王一博此次前来,单纯的只是为了陪自己过年,一听说自己独自一人留在上海过年,怕他孤单,原本好好留在家过年的他特地飞过来陪自己。王一博在自己的眼里永远都是透明的,又或者说,他本就不屑于掩饰他的心意,如他本人,坦荡磊落,有一说一,不屑说谎。

  见王一博没有回应,肖战自顾自地说了下去,“我想开家西点店,已经找到了几个适合的店铺了,三月份我约了法国厨师团队一起研发糕点,到时候我可以做给你吃。等西点店经营顺利,我再准备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,你也知道,我早就想这么干了。”

  肖战说这话时是笑着的,明眸皓齿,这种纯粹的笑在圈内实在难得,好看到让人移不开眼。王一博一直很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,方才被退圈二字扰乱了情绪,见他笑成这样,他便释怀了。

  无论如何,眼前这个人一直都是最初的模样,这么多年来,一成不变,让他好生欢喜。

  “毕竟肖老师比我整整老六岁,四舍五入就十岁了,这么算算,确实到了退休的年纪……”王一博正说着,就被肖战打了一下肩膀,瞪圆的眼睛假装不可置信,“肖老师,你居然打人!”

  肖战和王一博并肩走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,昏暗的天边出现了一道红霞,逐渐扩大了它的范围,天际随之光亮了起来。当他们走到黄浦江前,正巧赶上新年过去的第一个日出,冲破云霞的阳光仿佛点燃了云彩,从云缝里照射下来,寂静的城市被瞬间点亮,瑰丽又震撼。

  肖战的眼睛被强烈的阳光刺激到闭上了眼,只得单手挡住,勉强睁开了一条缝,无意间的惊鸿一瞥,便看到王一博眯着眼睛,双手撑在栏杆上,直面阳光,整个人好似被光晕笼罩,好看得不可思议。肖战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,蓦然回首他们初见时的场景,他冷着一张脸,互相握手相识时都只是没什么诚意地弯了弯嘴角,客套又生疏。作为年长六岁的大哥来说,他只得主动与他拉近关系。

  不知从何时开始,王一博在自己面前的表情愈发丰富,直到后来一次对戏,拉着王一博陪着他对戏。

  他背对着他,默念台词,站在他身后的人没有丝毫的反应,他略微疑惑地回头,结果撞上了来不及收敛起情绪的眼神。

  惊鸿一瞥,王一博对他的感情就这么赤裸裸地曝光在他的眼前,无法让他继续忽视。

  三十岁的肖战,无论做任何事都会深思熟虑。出道至今,由于他极度注重自己的言行,极少得罪于旁人,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,导致他的口碑和人气常年保持在第一梯队。站在现在的位置,他又付出了什么呢?

  深夜里,思绪突发,他每每会回想起自己在镜头前的模样,网络上的枪林弹雨或是流言蜚语于他而言不痛不痒,轻描淡写地一笑而过,不以为然。

  喜形于色,喜怒哀乐都会直接表现出来,喜欢和不喜欢的事会脱口而出,亦如他对他的感情,虽然他从未开口向他阐明,但他能清楚地感受到。

  肖战无奈地摇了摇头,把冻僵了的手伸进衣袋,指尖触到了什么,他垂下眼,沉重了一晚的心终于云开雾散,犹如眼前的这片晨曦。他换上自己一如往常的笑靥,反身靠在护栏边,拍了拍王一博的肩膀,“王老师,新年快乐呀!”

  见肖战从衣袋里摸出红包,示意他拿着,王一博接过,红包的分量轻得很,不经开口:“哟,肖老师这么贴心,还给我准备了红包。”

  王一博打开红包,抽出里面唯一的一张纸币,看着上面的金额,只觉得太阳穴狠狠地一抽,咬牙切齿道:“战哥,你大年初一都不肯放过我。”

  肖战恶作剧成功,笑弯了腰,王一博双目紧盯着这张纸币,像是要把纸币看穿,终究是讲不出太多刻薄的话,嘴里嘀咕道:“以大上海的消费水准,一块钱能干什么?”

  肖战像是笑够了,凑近他,稍稍歪了歪他的脑袋,笑眯眯地回答:“买下一个肖战呀。”

  肖战清了清嗓子,颇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,“给你的这个一块钱,可以买下整个肖战哦。”

  尾音带着一丝俏皮和戏谑,让王一博怔愣许久,浑身上下的血液凝固倒流,一股脑烧到了头顶,手都不知该放在何处,须臾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他听到自己这么问:

  两人在冷风里吹久了,鼻子都冻得通红,肖战与他面对面站着,这才发现原来王一博的身高已经和他彻底持平,他伸手将王一博额头被夜风吹乱的碎发捋了捋,耐心地解释:“王一博,我今年三十了,已经很久没谈过恋爱了,如果有什么不足的话,还希望你能多多海涵。”

  “我一直都知道。”肖战莞尔一笑,指骨轻轻地敲了敲他的脑门,“在你的眼里,我是有多蠢啊,王一博……”

  “我三十了。长辈们都说三十岁是一条分水岭,意思就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会随着时间流逝愈发远离我。你还很年轻,所以看着你,我总会想:如果自私点把你捆在身边的话,若我不是那个最适合你的人,岂不是太委屈你了。而且,你对我这份喜欢,保质期又是多久?”

  意料之中,肖战点了点头,王一博轻叹一声,不知该生气还是欣喜,正准备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时,肖战朝后退了一步,对他说:“你别动。”

  当肖战跨步站定在他的面前,王一博将他整个人抱了个满怀。大年初一的第一缕晨曦照在他们的身上,清晨的气温骤降,但肖战觉得温暖得不可思议,现在想来,他之所以这些年不停地赶通告,把自己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,都是潜意识在作怪,因为他的潜意识一直患得患失,害怕自己闲下来的时间胡思乱想,更害怕王一博真的遇上了那个更适合他的人,移情别恋。所以才会把自己逼成这样,过年连家都回不了。

  听见王一博闷闷的声音,肖战哭笑不得,故意逗他,“那万一发现咱俩不适合,这可怎么办?”

  “那就分手,重新开始。”王一博放开他,手里一直攥着那张纸币,将纸币递还到他的手里,“你方才说过,这张纸币可以买下一整个肖战,不准耍赖。”

  肖战看着这张被他捏得变了形的纸币,扑哧一声笑出来,“我不会耍赖的,狗崽崽。”

  王一博看着他,想起了当年拍陈情令时,有一场戏,他一身黑袍,手中拿着陈情笛,站在悬崖边,他唤着他的戏名,肖战回眸一笑,顿时分不清戏里戏外,让他无法再移开眼。

Copyright 2017 尊龙人生就是博来就送38 All Rights Reserved